但同时,我们也要相对地看待这个观点:古希腊罗马时期的战争都是有很大

简介: 但同时,我们也要相对地看待这个观点:古希腊罗马时期的战争都是有很大的局限性包括自然、文化、技术、经济、宗教和方面。

引言对古今众多学者而言,古希腊罗马时期是一个在众多方面都深受战争和军事影响的时代。

《欧洲思想史》和荷马的《伊利亚特》以及对那场旷日持久的战役的描述,起源于同一时期。

古希腊罗马的历史在编纂学上很大程度是战事记录,而且不可否认的是。

希腊神话和古罗马传说中迄今仍广为流传的一些人物,比如奥德赛、亚历山大大帝、汉尼拔和恺撒,都曾是战斗英雄或军事领袖,而且无一例外都曾在战场上赢得其令人膜拜的声名。

令人费解的是,在古典时期,战争和军事都是理所应当的常态存在,而和平却是异状的。

柏拉图的言论也证实了这种观念,他认为和平不过是一种言说,同时还把各个国家之间的关系描述成一种天生的、必然的斗争。

当代研究在理解和接纳古典时期的这一特征时更加全面多样:许多学者认为,战争是一种普遍存在的常态,古希腊罗马时代的共同体也是一种军事化的团体。

在这些不同的团体中,军事便是一种普遍存在的常态,同时也深刻地影响着当时人们的观念和生活方式。

众多科学研究都聚焦在和战争相关的方方面面:不仅研究军事技术和战略战术问题、描述各大战役,同时也关注战争对社会和文化产生的重要影响,以及不同阶层和团体如何参与战争或在战争中受到何种影响。

在如今一些影响广泛的现代影视作品中,一旦涉及古典时期,定会将其塑造成一个战乱时代,比如《角斗士》《恺撒与克丽奥佩拉》《斯巴达克斯》等影片,又或者在影片《斯巴达300勇士》和系列动漫《阿斯特里克斯》中,呈现的都是一个以勇武精神和战争为主导的世界。

事实上这种认识也完全是符合历史现实的,我们从荷马作品所描述的时代可以推断,贵族阶层所推崇的战争观主导了当时的社会,而这种思想对之后希腊历史的各个时期也产生了深远影响。

雅典城邦是古希腊最重要的共同体,资料显示,在公元前490年至前322年,雅典发动了旷日持久的战争。

罗马人侵略并了这个庞大的帝国,而罗马社会也因此被视作是高度军事化的。

尽管我们觉得难以想象,但还是不得不接受这样一种观念:在这些国家,战争毫无疑问就是当时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但同时,我们也要相对地看待这个观点:古希腊罗马时期的战争都是有很大的局限性包括自然、文化、技术、经济、宗教和方面。

战争的强度、所涉及的地理范围以及持续的时间,都以其相关的社会发展现为先决条件。

尽管荷马史诗所描述的古希腊深受战争影响,但对当时那些引领时代的英雄而言,全副武装的战斗是他们努力证明自身价值和个人能力的最重要方式。

战争的导火线可以是牲口、庄稼收成或农田,也可能是为了尊严、威望和冒险欲而想要用自己的方式来实现对公平公正的诉求。

只要居民能抵御邻邦的进攻,就意味着他们具备防御能力战争也不过是一种局部或地区事务。

《伊利亚特》重点描述的特洛伊之战应该说更像是以神话的形式虚拟再现了迈锡尼文明时期,当时希腊和克里特岛的可能都是君主的大型共同体,它们有绝对的能力进行远距离作战。

直到具有城市特征的、作为公民自我防御和宗教共同体的城邦在希腊发展壮大之后,武装的规模才越来越大,还形成了相对稳定的官方军事组织。

与之后的各个时代相比,早期的社会要相对和平安宁,那时很少有大规模和长时间的战争。

不过美塞尼亚战争却是一个影响深远的例外,此次战争结束后,斯巴达人攻占了美塞尼亚人在伯罗奔尼撒西南地区的领土。

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前后持续了好几十年,而赢得胜利的斯巴达人也由此获得了进一步壮大实力所需的物资,一跃成为希腊地区最强大的军事力量。

很长时间以来,战争无论是在规模还是在持续时间上都要受到大自然确切地说是季节的影响。

有一个惯例是:战事一般只出现在某个固定季节,而且通常是在暮春和夏季,或者秋收之后,也就是农事播种和收割的间歇。

很少有战争会持续一整年,不管是陆战还是海战,人们都不愿意在气候恶劣的季节也就是冬季作战。

不打海战的原因当然是显而易见的:爱琴海地区冬季风大,天气恶劣,很难甚至根本无法安全导航尤其是古希腊罗马时代航海技术并不发达--因此海战基本就不可能了。

农民可不愿意离家一整年外出打仗,甚至不愿意整个夏季都不在家,因为对这些以种庄稼为营生的农民而言,夏季的农活也是极为繁重的。

因此,一场战事很少会持续几个礼拜,往往都是以一场决定胜负的会战告终。

当时,当然也包括之后,战争的主要受害者就是前线战士,他们必须近距离制服敌人,但同时也是远程射击武器瞄准的靶子,士兵们往往身受重伤,而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这种伤病根本无法治愈,更不要说士兵们同时还要忍饥挨饿。

显而易见的是,这种身体上的高强度负荷往往也意味着极大的精神压力,尤其是平民,他们在战争年代更要承受巨大的负担:自己的家产财物,尤其是庄稼收成,会成为战胜方肆意抢夺的对象。

特别是城池沦陷后,老弱妇孺往往会因为失去庇护而成为战争的牺牲品。

波斯战争之后,战争的规模、耗费和强度都得到了扩张。

雅典联合其他希腊城邦组成了军事同盟,凭借强大的海军,它在抵抗波斯王大流士一世的战争中获得了胜利,此后,其组织的军事行动所涉及的地理范围成功地得到了极大扩张。

而这一切的基础则是波斯战争结束后众多城邦共同建立的第一个阿提卡海洋联盟,其初衷是为了进行共同防御,从同盟国纳贡中获得的资金使其发展成个急速扩张的海上强国。

在这个军事同盟中,雅典试图获得希腊地区的权,尤其是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它的野心更是达到了顶峰,这次战争的规模和传统战争相比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当时卷入这场战争的不再仅仅是单独的城邦,而是整个联盟同时在水陆各个战场作战,而且战争还持续了好几十年。

这也使得作战变得愈发复杂,对组织、军事、后勤和领导等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以上是文章"

但同时,我们也要相对地看待这个观点:古希腊罗马时期的战争都是有很大

"的内容,欢迎阅读三笠信息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