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平又问:“在陛下看来,各位将领的才能有没有超过韩信的?”刘邦回

简介: ”陈平又问:“在陛下看来,各位将领的才能有没有超过韩信的?”刘邦回答:“没人比得上他。

陈平却能久居相位,且得善终,足见他官场权谋之老到,远在“三杰”之上。

陈平之人多奇事:年轻俊美,偏纳他人之遗孀,为当时笑谈,难怪后人为之加了“盗嫂”之名!六出奇计佐汉,助高祖解白登围,又平定叛乱,使大汉江山天牢地固。

陈平之人善谋身:高祖欲杀“连襟”樊哙,一边是真命天子,一边是皇亲国戚,陈平夹在中间受难,便对灵哭奏,解吕后构陷之心,王陈并相,结交周勃,终于翦灭吕后势力,得了善终!【风云叱咤】1.违俗择婚宰肉言志陈平(?~公元前178年),阳武(治所在今河南原阳东南)户牖乡(在今河南兰考东北)人。

因此,陈平长年碌碌,也没有寻到可意的职事。

一次,有人问道:“陈平生在贫寒人家,怎么长得这样魁梧?”嫂嫂在一旁冷言冷语地挖苦道:“他也不过是装了一肚子秕糠罢了!有这样的小叔子,倒不如没有好。

”只因这件事,陈伯竟把妻子休掉。

光阴荏苒,陈平早已到了婚娶年龄。

可是,富人家的女子不肯嫁给这个穷书生,穷人家的女子他又看不上,终落得高不成、低不就,迟迟未得合适的姻缘。

户牖乡有个富户名叫张负,他的孙女曾五次出嫁,都不幸死了丈夫。

于是,他暗打主意要娶张负的孙女。

张负喜陈平体貌奇伟,做事精明,从此和他有了交往,偶尔还到他家中走走。

张负却是个有心人,偏在不显眼的地方,看出了不平常的迹象:陈平门外,似有长者往来的车辙、马迹,由此推知他不是个寻常人物。

张负回到家中,便对儿子张仲说:“我想把孙女许配给陈平。

”张仲愕然望着父亲,问道:“陈平那样贫穷,一向又不耕田、管家,全县人都耻笑他的所作所为,您为何偏把闺女许给他?”张负说:“陈平如此奇伟壮美,岂能长久贫穷!”最后,还是张负作主,把孙女嫁给陈平,又借给他许多钱米,做迎娶之资;另送给他不少酒肉,做待客之用。

孙女临嫁,张负还告诫说:“你不要因他贫穷而侍夫不恭,失掉妇道;待他兄嫂要像对待父母一样。

大凡青年女子遭遇丧偶之祸,柔软的心灵便刻下深深的伤痕。

何况此女五次丧夫,更是难得陈平这样的美男子。

从此,陈平外得富翁舅,家有贤内助,致使“资用益饶(费用更加充裕),游道日广(谋事的道路越走越宽)”。

坏家庭摧毁过不少人才,好家庭却是许多英雄建功立业的基本后盾。

陈不正是看到了人生的这一重要环节,才决计娶个富家孤孀,这就是其智之所在。

在陈平的步履中,人们既可听到不同凡响的声音,又可以看到他的坚实足迹。

一次,陈平在里中主持祭社神,分肉甚均。

为此,父老们纷纷赞扬他说:“善哉,陈孺子为宰(陈后生主持分肉,做得真好啊)!”陈平却喟然长叹道:“使平得宰天下(假让陈平得以主宰天下),亦如是肉(也像分肉这样公道)。

”年纪轻轻的陈平,已看到世间不均、不平,立志要为天下均平。

陈平慕名投到项羽麾下,参加了著名的巨鹿大战,并随项羽破秦入关。

项羽恼恨司马卯反复无常,以致迁怒于陈平,要尽斩昔日参加定殷的将士。

于是,他封金挂印,仗剑而逃,再去寻求施展抱负新的道路。

陈平两次,三次择主而仕,又是其大智使然。

倘与同时代的著名谋臣范增相较,便可显然看出他的高明。

艄公见陈平仪表非凡,又单身独行,知是私逃的将官,疑他腰间必定挟有重金、宝器,顿生图财害命的念头。

船到中流,陈平察觉艄公目动言肆,神色异常,料他居心叵测,可能要做黑道上的买卖。

一丝惊恐掠过之后,陈平立刻想出一条应急的计谋:他把衣服脱下,往船板上用力一甩,然后裸着上身来帮艄公划船。

一场凶险,竟被他轻而易举地化解了。

陈平久闻汉王刘邦知人善任,便于汉二年三月,到修武降汉。

经汉将魏无知推荐,当天面见刘邦。

汉军诸将见状哗然,纷纷对刘邦说:“大王得一楚军逃兵,还不知他品行才能高低,便与他同车共载,又使他监护军中长者,未免过分抬举!”刘邦不仅不为闲言所动,反而根据陈平才干,又升任为副将。

周勃、灌婴心中不满,渐渐放出许多流言:“陈平外表美如冠玉,内心未必干净。

听说,他在家时曾盗其嫂(与嫂子私通)。

在楚也不中用,这才投奔汉王。

如今大王封他尊官,让他监护诸将,凡送给他金子多的人,便分派个好缺;否则,便安排些坏差使。

陈平实是个反复无常的乱臣,请大王要当心访察他。

”刘邦经不住众人再三低毁陈平,便心生疑团,并严词责备魏无知。

观陈平早年胸怀大志,“分肉甚均”;后辞项羽,封金挂印,囊空如洗,决不像是个贪财之辈。

他根据刘邦这个特殊对象——豁达大度、不拘小节,又根据当时的特殊形势——正是求贤若渴、争夺人才的时节,作了一个特殊的问答,也是一个富有哲理的回答:“臣所言者,能也(是指才能);陛下所问着,行也(是指品行)。

今有尾生、孝已之行,而无益处于胜负之数,陛下何暇用之乎?楚汉相拒,臣进奇谋之士,顾其计诚足以利国家不耳(单看他的计谋是否真正有利于国家)。

且盗嫂受金又何足疑乎?”细品这段话,可见魏无知实为“有知”。

他既有知人之明,能够发现、荐引陈平这样的稀世奇才,又有审势之智,强调乱世用贤重于用德。

正因他能抛开末节,而从关键处展开谏争,所以能够打动刘邦。

刘邦召陈平而问道:“先生仕魏不终,仕楚又去,如今又与我共事,难道不令人疑心你的信义吗?”陈平侃侃而论,借机对刘、项的用人路线作了深刻分析。

“臣事魏王,魏王不能用臣(之)说,故去事项王。

项王不信人,其所任爱,非诸项即妻之昆弟(非项氏家族,便是妻子的兄弟),虽有奇士不能用。

诚臣计画有可采者,愿大王用之;使(假使)无可用者,大王所赐金具在,请封输官,得请骸骨(请送还我的身子骨,我自行辞归)。

”寥寥数语,说破了各方的优劣。

它不仅是一篇绝妙的政论文字,而且是一个高超的进身法术。

话中既然贬斥项羽用人唯亲、褒扬刘邦用人唯贤,便迫使刘邦顺着高竿往上爬,以重用陈平来博得英明令主的美称。

这种一箭双雕的进谏艺术,正是谋臣的惯技。

六出奇计世莫能闻司马迁《史记·陈丞相世家》中,说刘邦“用其奇计谋,卒反楚。

”但又说:“凡六出奇计,奇计或颇秘,世莫能闻也。

3.废功臣钟离昧汉三年(前204年)四月,楚汉战争到了最激烈的时刻。

项羽围刘邦于荥阳约一年之久,断绝了汉军外援和粮草通道。

刘邦十分忧虑,欲割让荥阳以东与楚媾和。

项羽恼恨刘邦先前趁火打劫,直捣楚军老巢彭城,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岂肯丢下可即之功,在他孤城之下订盟?眼望前程茫茫,刘邦心绪低沉地对陈平说:“天下纷纷扰扰。

何时可得安宁?”陈平心知已到展示奇才的时候,便从容对答说:“项王为人恭敬仁爱,守节之士、好礼之徒多追随他左右;然而,每至赏赐功臣,却又吝啬爵位和封邑,因此士人便不愿依附于他。

汉王简嫚无礼,品行清廉之士不愿曲节投顺;然而,大王能慷慨厚赐功臣,因此,士人中的亡命之徒、嗜利之辈却乐为之用。

”乍听到此话中的尖刻字眼,刘邦不免有面红耳热之感。

但他更关心如何“去其两短,袭(用)其两长”,定天下,成一统。

怎奈陈平却将话锋急转,接着说:“然而,大王秉性轻嫚,动辄辱人,又怎能集项王之长,得廉节之士呢?”刘邦心里一冷,露出失望的神色。

忽见陈平又现出热心肠,为之献策说:“我想现今有几个可以乱楚的人,那就是项王的骨骾老臣亚父范增、钟离昧、龙且、周殷等。

”陈平这篇跌宕起伏的话语,无疑经过长时间煞费心机的揣摩。

它于曲折之中,直接道破了楚汉双方的得失:其一,从阶级构成来看,楚军中颇多有身份、重名节的社会上层势力,因此难免守旧和腐朽气息。

他们虽被偏见视为“亡命”、“无耻”,却无疑是一批有血有肉的、富有进取精神的人物。

如此犀利的话,只有思想敏锐且有斗胆的陈平才能说得出。

对此逆耳之言,也只有具备远见卓识而且恢廓大度的刘邦才能听得进,难得这样的一君一臣,才能同心协力地实施一项重大的反间计划。

刘邦慨然付出四万金,交与陈平,恣其所为,不问出入。

陈平用重金收买楚军中的将士,使之散布流言:“钟离昧等人身为楚王,功劳卓著,却不能裂地封王,因此欲与汉军联合,同灭项氏,分王其地。

霸王疏远了钟离昧等,却对荥阳的攻势丝毫也没有放松,仍然挥军把荥阳城围得水泄不通。

陈平抓住良机,又向刘邦献计道:“项羽攻城不下,正好派人去向他诈降。

”“他要是不接受和谈呢?”张良插话道:“项羽断然不会亲临汉营和谈,但我们只要能吸引他的臣下来到这里,事情就好说了,我们可先差数人去楚营求和,项羽刚而不韧,连日攻城不下,正在急躁,见有汉使前来求和,一定会派人前来汉营协商。

”刘邦心领神会,遂命陈平、张良按计而行。

把战局拖住,坐等韩信的救兵。

今日正可猛攻快打,把刘邦消灭在这里,再去对付韩信。

汉使认定是范增从中作梗,乃对项羽说:“陛下自应圣裁。

因为战胜也好,战败也好,别人一样可以不当楚官当汉官,但陛下将怎样处理自己?况且汉王尚未势穷力尽,韩信的几十万大军很快就会到来,内外夹攻,陛下师疲粮尽,那时欲罢不得,欲进不能,不是懊悔莫及吗?依臣鄙见,倒不如及时讲和,化干戈为玉帛,这样,不独汉王感恩戴德,老百姓也会赞颂陛下的仁义呢!臣虽身在汉营,仍是天下一介贱民,望陛下三思,为天下着想,不要被左右暗中出卖了!”汉使的话落地有声。

项羽一时难以回答,便道:“你先回营,我即派人入城讲和。

”陈平心花怒放,暗想,贼亚父,你的死期到了!项羽不听范增的规劝,派虞子期等人为和谈大使进入荥阳城。

刘邦谎称夜饮大醉,命陈平前来接应,陈平故意怠慢虞子期,并把一封假的范增与刘邦私通的信故意让虞子期偷走。

虞子期回营后,不胜愤怒,把自己所受的怠慢,在项王面前渲染了一番,然后将从密室里偷出来的匿名信呈给项羽。

项羽看罢密信,勃然大怒,招来范增大骂:“老匹夫居然起心要出卖我,今天绝不饶你!”范增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他深知霸王素来尊敬他,但今天却这么待他,分明早已不信任自己了,便对项羽说:“天下大局已经定了,愿大王好自为之。

范增解甲归田,一路上怨愤不已,叹气道:“刘邦是个假仁假义、刁钻刻薄的小人,一个亭长怎么能做君王?霸王可是个既能干又豪爽的英雄,将门之子,确实有君王气魄,只可惜…

”范增边走边想,边想边气。

这一年,范增七十又五。

韩信救兵迟迟不到,荥阳朝不保夕。

张良、陈平决定:先救刘邦出城,入关收集散兵,留御使大夫周苛、魏豹、枞公死守荥阳,再会同韩信三路项羽。

4.设巧计荥阳突围陈平与张良商议后,对汉王说:“请大王速写一封投降信给霸王,约霸王在东门相见。

霸王定会把他的大军部署在东门,我再想办法把西、北、南各门卫士引到东门口来,大王就可以从西门冲出去了。

”汉王说:“请你安排吧!”不一会儿,陈平领着一位貌似汉王的来见汉王。

纪说:“现在敌人四面围城,大王无法坚持下去了,我愿装扮成大王的样子出去投降,吸引敌人把兵力集中围住东门,大王就可趁机从西门突围。

”汉王说:“不可,不可!纵令我逃出去了,岂不是要遭毒手吗?”纪信说:“父亲有难,做儿子的应当替父亲死;大王有难,做臣下的就应当替大王死!”汉王道:“我刘邦大业未成,还没有得过什么好处,你替我慷慨赴死,我倒偷偷地溜了,怎么对得起你呢?还是请陈平再想办法吧!”陈平说:“这已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纪信抢着说:“现在火烧眉睫,要是大王不让我去,荥阳城攻破后,大家也是同归于尽;还不如舍了我一个人,既保全了大王,将士们也有了生路。

”汉王皱下眉头,下不了决心。

纪信猛然拔出宝剑,说:“大王如果不同意,就让我先死在您的面前!”说着就要自刎。

汉王赶忙拦住,说:“的心可以感天地、泣鬼神。

的母亲就是我刘邦的母亲,的夫人就是我刘邦的嫂子,的儿女就是我刘邦的儿女,请放心吧。

”纪信磕头谢恩,刘邦热泪直流…

楚军闻讯围了上来,可是一看这些手无寸铁的妇女,谁也不好意思刁难,只好闪开一条道来。

南、西、北门的楚兵听说东门外全是美人儿,唯恐落后地涌向东门。

忽然,有喊:“汉王来了!”果然“汉王”坐着车,由仪仗队开道,缓缓地走出东门。

“汉王”走进楚营,霸王才发现坐车出来的不是汉王,气得暴跳如雷,下令将士们把这个假汉王连车一块烧了。

5.力劝刘邦封韩信王韩信“收赵兵未发者”及刘邦挑选剩下的士卒,东进击齐。

项羽派龙且为将,率领号称20万的楚军,赶来救援齐王。

楚军和齐王田广的军队,准备和韩信的军队决战。

在战斗打响前,有人对龙且说:“汉军远道奔袭而来,急于战斗,不可与这种军队交锋。

齐楚联军在自己的国土上作战,容易败散。

让齐王派出他的使者,到齐国的各个城池去,号召人们抵抗汉军。

齐地的人们知道他们的王还在,又有楚军的支援,必然会抵抗汉军。

”这本是一条克敌制胜的万全之策,可龙且听后却不以为然。

他说:“我知道韩信的为人,很容易对付他。

况且我是奉命来援救齐国的,不经过战斗就将韩信降服,那我还有什么功劳?现在我在战场上打败韩信,凭我的这项战功,就可以得到齐国的一半作为我的封地。

双方的军队隔着潍水,摆好了决战的阵势。

韩信命令他的部下,于夜里准备好1万多条袋子,里面装满了泥沙,在潍水的上流筑起一道拦河的堤坝。

第二天早晨,韩信率领一半军队,渡过河来攻击龙且的军队,又假装失败往回撤退。

龙且见了,不知是计,高兴地说:“我就知道韩信是个胆小鬼!”于是他下令渡河追击韩信。

韩信立即命令将上游的堤坝决开,顿时,大水滚滚而来,龙且的军队大部分被大水拦在对岸,龙且率领着一小部分军队渡过了潍水追击韩信。

韩信指挥全军大反攻,还在对岸的大部分军队,眼睁睁地看着龙且被杀,军队被消灭,他们也都一哄而散,齐王田广也逃往城阳。

韩信乘胜追击,直到城阳,迫使田广和溃散的楚军投降。

韩信的部将灌婴,追击齐将田光至博阳(今山东省泰安市南),并将其击败,俘虏了田光。

以后,韩信的部将曹参,又在胶东攻杀了齐将田既,灌婴在千乘(今山东省高青县东北)攻杀了齐将田吸。

到汉王四年(公元前203年),韩信终于降服了齐国全境。

韩信派使者向刘邦报告,并在报告中对刘邦说:“齐国是个狡诈多变、反复无常的国家,南边又和楚相邻,如果不立一个代理的王镇抚,就不能保证局势的安定。

”当时,刘邦正被项羽围困在荥阳一线,韩信的使者到来后,向他呈上了报告,刘邦看后不禁大怒,开口就骂韩信:“我被困在这里,正日日夜夜盼望着他来帮助,想不到他却要自立为王!”张良、陈平这时正好在刘邦身边,立刻踢了刘邦一脚,并附着刘邦的耳朵悄声说:“现在我们正处在困境中,怎么能阻止韩信为王呢?不如顺水推舟,立他为王,好好地对待他,让他保卫好齐国。

否则,会激起他的反叛。

”刘邦经过他们的提醒,马上改变了态度,当着韩信使者的面,骂起韩信来:“大丈夫既然立下了攻灭诸侯的大功,就该当一个正式的王,为什么要当个代理的王呢?”于是刘邦派张良为代表,立韩信为齐王。

幸亏当时有陈平临机蹑足,示意刘邦封韩信为王,使韩信感恩戴德,无论谁来劝说,也不忍背汉,并最终引大军击楚,与刘邦合力围困项羽于垓下,使不可一世的西楚霸王演出“霸王别姬”之后自刎于乌江。

二月,刘邦即皇帝位,建立汉朝。

五月,刘邦在洛阳南宫设宴贺功,并跟群臣讨论楚败汉胜的原因。

刘邦问道:“我为什么能夺取天下,项羽为什么会失去天下?”有人说:“陛下能跟天下同利,谁能攻城夺地,您就封他为王。

”刘邦说:“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这三个人,都是当代的豪杰,我能任用他们,这就是我夺取天下的原因。

项羽连一个范增都不能用,这就是他失败的关键。

”由此可见,在刘邦心目中,韩信是帮助刘邦打败项羽,夺取天下,建立汉朝的武力功臣。

他的功劳,可以跟智囊张良、丞相萧何媲美。

如果没有韩信攻城略地,南征北战,连破四国,把项羽主力围困在垓下,刘邦要打败项羽,是很不容易的。

公元前202年(汉五年)五月,韩信便前往封地,回到自己的国都下邳。

他首先找到了当年经常给他饭吃的那位漂母,赏给她一千金,报答她的恩情;又找到下乡南昌亭长,赏给他一百钱,对他说:“你是个小人。

”接着又把当年叫他钻裤裆的那位无赖少年,封为楚国的中尉,并把他介绍给诸将说:“这是位壮士。

当初他侮辱我时,难道我不能把他杀掉吗?我没有杀他,是因为没有什么理由;当时我忍耐过去,才会有今天的成功。

项羽在乌江以后,他投奔了了韩信。

刘邦对钟离昧恨得要死,听说他逃到了楚国,便命令韩信逮捕钟离昧,韩信没有理睬。

公元前201年(汉六年)十月,有人给刘邦上书,告发韩信谋反。

刘邦问诸将怎么办,诸将齐声答道:“赶快发兵,把这小子坑掉算了。

”刘邦以为不妥,沉默良久,又问陈平。

陈平说:“有人告韩信谋反这件事,韩信知道吗?”刘邦答:“不知道。

”陈平又问:“陛下的兵精,还是楚国的兵精?”刘邦回答:“楚国的兵精。

”陈平又问:“在陛下看来,各位将领的才能有没有超过韩信的?”刘邦回答:“没人比得上他。

”陈平接着说:“现在我们兵精不如楚国,将才不如韩信,如果举兵攻之,就等于迫使他跟我们决战,这是多么危险呀!”刘邦急了,连忙向陈平讨办法。

于是,陈平向刘邦献了伪游云梦、实击韩信的计划。

不久,刘邦派人去通知各诸侯国,说他要到云梦泽游猎,并顺便在陈地跟诸侯相会。

陈在楚国的西边,韩信如果到那里去拜见刘邦,刘邦不必大动干戈,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把他擒住。

韩信听说刘邦要到云梦游猎,心里忐忑不安,不知如何是好。

当刘邦快到楚国时,韩信想发兵反抗,可是又一想,自己并没有什么罪过,何必谋反呢?他想去谒见刘邦,又怕束手就擒。

这时有人向他建议说:“如果斩了钟离昧,把他的头献给刘邦,刘邦一定会高兴。

”韩信没有办法,只好同意了。

于是,韩信去找钟离昧商量此事,钟离昧对韩信说:“汉之所以没来进攻楚国,是因为我在您这里,如果您把我杀掉去向朝廷献媚,那么我今天死,明天就该您上断头台了。

”说罢,他大骂韩信不讲信义,然后就了。

十二月,刘邦到陈地大会诸侯,韩信带着钟离昧的人头去拜见刘邦。

刘邦见韩信到来,就命令卫士把他捆起来,装到一辆车上,这时韩信才恍然大悟,感叹道:“果然像人们常说的那样;狡兔死,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

现在天下已定,我韩信确实该死。

”刘邦说:“有人告你谋反!”说罢,就给韩信带上刑具,把他带到洛阳。

到洛阳以后,刘邦又宽恕了韩信,把他降为淮阴侯。

从此以后,韩信才知道刘邦忌恨他的才能,便借口有病,既不愿意朝见刘邦,也不肯跟刘邦出去游猎,成天心怀怨愤,闷闷不乐也难再有什么作为了。

汉高帝亲自率大军迎击,正赶上天降大雪,士卒冻掉手指的十有二三。

饥寒交迫,汉军危在旦夕。

到第七日,陈平妙计忽生,高祖赶忙照办。

司马迁在《史记·陈丞相世家》里写到此处,只说:“帝用陈平奇计,使单于阏氏,围以得开。

”究竟是什么奇计?司马迁只道:“其计秘,世莫能闻。

”桓谭在《新论》中披露了下面的消息:原来,冒顿新得阏氏(单于皇后),十分宠爱,朝夕不离。

汉使献上汉地金珠,并说是汉帝送给阏氏的,并取出图画一幅,说是汉帝请阏氏转给单于。

阏氏到底是女流之辈,见到光闪闪的黄金、亮晃晃的珍珠,目眩心迷,便收下了。

展开图画,只见绘着一个美人儿,不仅羡妒起来,便问:“这幅美人图,有何用处?”汉使假装一副虔诚的样子,答道:“汉帝被单于所围,极愿罢兵言好。

”阏氏愠怒道:“这却不必,拿回去吧。

”汉使道:“汉帝也觉得把美人献给单于,怕夺了阏氏之爱,但逼不得已,只好如此了。

”阏氏道:“请返报汉帝,尽请安心好了。

”说毕,将图画交还汉使。

便对单于道:“军中得到消息,汉军几十万大军,前来救援,明日便可赶到。

今汉帝被困于山上,汉人怎肯甘休?自然会效死相救的。

”说到这里,阏氏便挥泪如雨,呜咽不能成声。

单于道:“那该怎么办呢?”阏氏道:“汉帝被困7日,军中并不慌惧,想是神灵相助,虽危以安。

也许因为陈平此计,使阏氏担心汉朝美女夺己之宠,力劝冒顿单于解围,放走高帝,用的是美人计,不太光彩,有失中国的体面,故而司马迁作《史记》时才秘而不宣。

陈平出计擒韩信后,被封为护佑乡侯。

但他居安思危,推辞着说:“这不是我的功劳。

”高帝说:“我用你的计谋,才能克敌制胜,这不是你的功劳是谁的?”陈平说:“若不是魏无知的推荐,我哪里能为陛下所用呢?”高祖说:“像你这样的人,可说是不忘本啊!”于是厚赏魏无知。

登上城楼,四面一望,见城里有许多高大的房屋,感叹道:“这个县真不错。

”他回头问当地长官:“曲逆县有多少户口?”长官答道:“秦朝时有3万多户,以后连年打仗,死的死,逃的逃,现只剩了5000户了。

”高帝念陈平白登救难之恩,就把5000户的曲逆县封给陈平,改护佑侯为曲逆候。

汉初被封县侯的功臣,所食户数多少不同,但多到食户一县的,仅有陈平一人,由此可见刘邦对陈平宠爱之至。

值此,最为棘手的是既泼辣又精明的吕后。

吕后,名雉,刘邦的妻子,在刘邦称帝后为皇后。

生有一男一女,男名盈,是后来的汉惠帝,女是鲁元公主。

但吕后干预汉初的,是在上有影响的人物。

吕后为人,刚毅残忍,佐刘邦定天下,“所诛大臣,多吕后力”。

杀韩信、彭越,都是吕后的主意。

刘邦对韩信虽有疑忌,但不一定要杀他。

韩信死后,刘邦“且喜且怜之”。

彭越已得到刘邦的赦免,吕后却特别跟刘邦说,彭越必不可留。

在刘邦病危时,吕后考虑到未来的丞相人选,询问刘邦的意旨。

吕后问:“陛下百岁后,萧相国即死,令谁代之?”刘邦说“曹参可。

然陵少戆,陈平可以辅之。

”刘邦死后,相位的人事安排,基本上是按刘邦所说去办的。

这表明吕后对这事的关心,是很有现实意义的。

吕后内靠颇有心计的宠臣申食其参与谋划,赞襄政务;外则与骁将樊哙等人结成裙带关系,又把吕氏兄弟子侄安插到各个要害部位。

二月,刘邦命樊哙率兵前去。

出师不久,有人就在刘邦面前谈论樊哙过恶。

刘邦闻言大怒,说道:“樊哙见我病重,想来是盼我速死!”他决意临阵换将,可又担心樊哙手操军权,或生不测。

最后,还是采用陈平的计策:以陈平名义前往樊哙军中传诏,车中暗载周勃,待驰至军中,宣旨立斩樊哙,使周勃夺印代将。

周勃陈平、周勃遵命而发,途中边行边细心合计。

自然是陈平智多一筹,建议说:“樊哙是皇帝故交,功多劳重,况且又是吕后之妹吕媭的丈夫,可谓即亲且贵。

”周勃重厚老成,依议而行。

将到樊哙军前,陈平命人筑起一台,作为传旨的所在,另外派人持节去召樊哙。

陈平行至中途,突然获悉刘邦病故。

唯一可恃的是,幸亏先前未斩樊哙,还可向吕氏曲意交代。

即使如此,也怕夜长梦多,务必在朝中忙于治丧的时候,将自己剖白干净,否则,恐遭吕氏暗算。

陈平想到前事未及说明,再远离朝堂,怎不忧谗畏讥!于是,他心生一计,立刻跌跌撞撞地跑入宫中,跪倒在汉高祖棂前,放声悲号,且哭且诉,大意是说:先帝命我就地斩决樊哙,我未敢轻处大臣,现已将樊哙解押回京。

这分明是说给活人,向吕后表功。

吕后说:“卿且节哀,外出就职罢了!”陈平自度一介文臣,身处外地,能有多大作为?他便再三请求留在京师,宿卫宫廷。

吕后推辞不过,便任命他为郎中令,并负责教诲、辅佐新即位的汉惠帝。

陈平因在惠帝左右,当然消息灵通。

陈平在两种势力的明争暗斗中存身下来,并潜心构制日后的行动计划。

8.翦灭吕氏巩固汉室高后八年(前180年)七月,汉廷中的铁腕人物吕太后病死。

这场斗争,就其实质而论,只不过是阶级内部的权力再分配。

但是,通观中国封建社会的历史,外戚、宦官一般代表剥削阶级中最腐朽的势力,两者是封建制度滋养起来的一对毒瘤。

当年八月,斗争到了最紧要关头。

丞相陈平与太尉周勃详审时势,全面权衡朝中人物,酌定了一条计策。

据此,陈平、周勃速派心腹劫持郦商,以此要挟郦寄去计赚权臣吕禄,劝他将兵权交予太尉周勃,快到自己的封国就任。

吕禄身为军,受吕太后委任主持北军,驻防未央宫(皇宫),掌握的骨干军事力量。

九月,周勃入主北军。

周勃当即行令军中:“为吕氏者,右袒;为刘氏者,左袒!”如此一呼,军中皆左袒,愿为刘氏效命。

这样,一将一相顺利地把持了北军,控制住封建的中枢——未央宫。

军的另一支骨干力量是南军,受相国吕产节制。

陈平侦知吕产阴谋,速召刘氏宗室中反对诸吕最坚定又最勇武的朱虚侯刘章,命他佐助周勃,监守北军军门;还转告卫尉(未央宫门侍卫长),设法阻止吕产入宫。

刘章见吕产在宫门外徘徊,乘机袭杀这个茕茕孑立的独夫。

同年后九月,群臣拥立刘邦长子、代王刘恒即位,是为汉文帝。

刘、吕之争,以吕氏势力的彻底崩溃而告终。

陈平却借口有病,不肯上朝。

陈平诚心请求说:“高帝时,周勃功不如臣;及至诛灭诸吕,臣功又不如周勃。

”文帝嘉他谦让,又喜周勃老成,便以周勃为右丞相,位次第一;迁陈平为左丞相,位次第二。

又恩赐陈平千金,加封三千户封邑。

一次临朝,他问右丞相周勃:“天下一年决狱多少?”周勃回答:“不知。

”又问:“天下一年钱谷出入多少?”周勃还是摇头,不知其数。

他自愧不能应对,顿时汗流浃背,狼狈不堪。

文帝心中不乐,转脸再问左丞相陈平。

”文帝说:“谁主其事?”陈平答:“陛下要知决狱之事,请问廷尉;要知钱谷之事,请问治粟内史。

”文帝听后更为不满,略带愠怒地说:“既然各有主事之官,要你丞相何用?”陈平俯首谢过,然后朗朗回答:“主臣(负责督率群臣,一说为惶恐之辞)!陛下不知其驽下(不嫌老臣我低劣无能),使待罪(供职)宰相。

”陈平此对,不仅表明他富有急智,擅长辞令,更说明他掌握了从政的要领——大政,把握关键,对当政者具有极大教益。

周勃满面羞惭,退朝后埋怨陈平:“您事前怎不教我应对之辞?”陈平笑道:“君居其位,怎能不知其任?假如皇帝问长安有多少个盗贼,您也硬要答出个确切数字吗?”周勃无言以对,自知其能远远不如陈平。

汉文帝元年(前179年)八月,周勃称病辞相,由陈平独任丞相。

他在位一年,病重。

汉文帝二年(前178年)十月,陈平死,谥为“献侯”。

当初,陈平有言:“我多阴谋,是道家之所禁。

盖棺而论,陈平既是中国古代少有的智士,也不愧为封建社会的贤相。

司马迁在《史记·太史公自序》中,对他的功绩作了高度评价,说是:“六奇既用,诸侯宾从于汉;吕氏之事,平为本谋,终安宗庙,定社稷。


以上是文章"

”陈平又问:“在陛下看来,各位将领的才能有没有超过韩信的?”刘邦回

"的内容,欢迎阅读三笠信息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