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30日到6月2日的巴黎人民起义,是法国革命中第三次大规模武装起

简介: 5月30日到6月2日的巴黎人民起义,是法国革命中第三次大规模武装起义,了吉伦特派的,转到了雅各宾派手中,把法国革命推到最高阶段-雅各宾派的革命民主时期。

引言十八世纪,法国是欧洲最主要的封建的农业国家。

革命前,法国的资本主义经济已经渗入农村。

法国革命前社会经济状况工商业方面,法国资本主义的进程但是,法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却受着封建制度的束缚。

仅占全国人口百分之二的封建特权阶级,占有全国百分之六十到七十的耕地,而占全国人口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农民只占有全国百分之三十到四十的土地。

农民要向国王缴纳土地税、人头税和盐税,并服劳役和兵役;要向教会缴纳什一税;要向地主缴纳高额地租;还要负担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甚至连磨面粉、烤面包、走路、过桥等都要交税,农民的牲畜经过道路,扬起了灰尘,还要交纳“尘埃税”。

农民收入的五分之四被掠夺,农民当中十之八、九濒于破产。

封建土地制度的存在,不仅给农民带来重重灾难,同时,封建农村的市场狭小,原料缺乏,劳动力被束缚,致使资本主义的发展受到了严重阻碍。

因此,消灭封建土地所有制,解决农民的土地问题,成为法国革命的中心内容。

由于存在着封建割据的残余,法国国内关卡林立,货币、度量衡、捐税、法律各省都不统一。

从法国中部奥尔良运货到西部的诺曼底,只有几百公里,却要上税几十次,货价比原价增加二十倍,从中国运货物到法国也不过比原价增加三、四倍。

城市中封建的行会制度仍然存在,行会严格地规定着徒工数目、产品数量和规格等。

还有王朝的督察官,任意征税、罚款或将产品没收甚至销毁。

法国到十八世纪末,资本主义生产力和封建生产关系的已经发展到比英国革命时更为尖锐化的程度。

因此,一场资产阶级革命的爆发就成为不可避免的了。

革命前的阶级状况 法国波旁王朝的封建君主政体,把全国居民分为三个等级。

第二等级是封建贵族,约有十四万人,分为“宫廷贵族”,“乡居贵族”和“穿袍贵族”等。

“宫廷贵族”聚居巴黎,出入官廷,过着极度骄奢淫逸的生活。

“乡居贵族”是居住农村的中小贵族,他们、保守。

“穿袍贵族”是资产阶级用金钱买得的贵族头衔,并取得了国家的司法大权。

第一、第二等级是阶级,国王是他们的总代表。

所以,法国革命面临的封建势力是特别强大而顽固的。

他们的利益虽不一致,对变革的要求不尽相同,但反对封建制度的目标却是一致的。

城市贫民和手工业工人,他们负担重税,每天工作长达十六至十八小时,工资微薄,为改善自己的处境而积极参加反封建斗争。

城市贫民、手工业工人,特别是广大农民是反封建的革命的主力军。

资产阶级的人数虽少,但经济实力雄厚,又具有一定的文化素养,他们迫切要求夺取,发展资本主义。

因此,他们在资产阶级革命中成了领导阶级。

大资产阶级包括银行家、包税主、大船主、金融家等,他们虽要求改革封建的生产关系,但由于同封建王朝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只要求改良,以实现与国王妥协的君主立宪政体为满足。

他们要求革命深入发展,彻底消灭封建制度,并建立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

由于法国的封建势力特别顽固,他们在革命中要想战胜强大的敌人,只有同劳动人民结成同盟,才能完成资产阶级革命的任务。

启蒙运动是资产阶级为了向封建阶级夺取,建立资本主义而做的舆论和意识形态方面的准备。

法国资产阶级启蒙思想家著名代表有:孟德斯鸠、伏尔泰、卢梭和以狄德罗为首的“百科全书派”。

最早一代启蒙思想家是孟德斯鸠和伏尔泰,他们代表大资产阶级利益,反对封建王权,主张温和的改革,推崇君主立宪制。

早年,写了一本《波斯人信扎》,揭露封建制度的腐朽。

晚年,写出著名的《法意》一书,书中提出“三权分立”学说,把国家权力分为立法、行政和司法三权,彼此独立而又互相监督,把行留给君主,立法权归于民选的国会,司法权属于选举出来的法官,认为这样就能防止。

伏尔泰(1694-1778年)出身于资产阶级家庭,是一个出色的家、诗人、史学家和文学家,青年时代因写讽刺制度的作品被关进巴士底狱,后被驱逐出境。

他主张建立“开明”的君主制,限制王权,反对教会,但他并不要求取消宗教。

革命前,他主编和出版了《百科全书》巨著,参加编写的启蒙思想家包括科学家、军事家、作家、工艺师等一百三十多人,被称《百科全书派》。

他们提出了物质第一性,意识是物质的产物的唯物主义观点,他们从这一观点中得出了无神论的结论,对宗教和封建进行了无情的批判。

恩格斯对此曾给予很高评价,指出他们给了“法国共和党人和恐怖主义者一面理论旗帜,并且为《宣言》了底本。

”但是,他们的唯物主义是机械的、形而上学的。

他是当时最激进、最杰出的启蒙思想家,是小资产阶级民主思想的代言人,著有《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原因》、《社会契约论》和《爱弥儿》等著作。

卢梭社会思想的核心是平等,他认为人类在原始时代本来是平等的,不平等起源于财产私有制。

卢梭的思想核心是“社会契约论”和“主权在民”说,他认为人是生而自由的,国家的起源是由于人们为了保证自己的自由而彼此缔结契约。

因此,国家的全部主权应该属于人民,代表人民的立法机关是最高的权力机关,有权监督行政,如果违反了人民的意志,侵犯了,撕毁契约,人民就有起义的权利。

卢梭思想对法国革命有巨大影响,是雅各宾派的强大的思想武器。

十八世纪法国的启蒙运动是一次资产阶级的思想解放运动,使人们从封建思想的桎梏中解放出来,对动员群众,组织群众,反封建的革命运动起了巨大的作用,它使法国革命“第一次完全抛开了宗教外衣,并在毫不掩饰的战线上作战”,同时,对美国和欧洲的资产阶级革命也具有深远的影响。

革命的开始与大资产阶级君主立宪派的 十八世纪中叶以来,法国的经济危机、财政危机、危机接踵而来,汇成封建制度的全面危机。

1789年春,全国爆发了三百多次农民和城市平民起义。

1789年5月5日,国王路易十六为了挽救危机,解决财政极端困难,被迫在凡尔赛宫召开了一百五十年来没有开过的会议。

第三等级代表在人民群众的坚决支持下,6月17日,宣布自己代表全体国民,单独举行国民会议。

巴黎人民群情激愤,纷纷举行反对的集会和,7月12日晚,他们和军警发生武装。

7月13日晨,巴黎上空警钟长鸣,人民群众拿起短刀、斧头涌上街头,并从库和残废军人院夺得几万支枪,武装了自己。

7月14日,武装群众以排山倒海之势冲向巴黎东北郊的巴士底狱,经过四小时的浴血奋战,终于占领和捣毁了这座象征封建的堡垒。

巴黎人民攻占巴士底狱,标志着法国资产阶级革命的开始。

各地农民纷纷起义,他们捣毁贵族庄园,焚烧地契,夺取土地,掀起了一场反对封建制度的革命大风暴。

法国大革命是沿着上升路线发展的,它经历了三个阶段。

7月14日以后,转到制宪会议的大资产阶级手中,其首领是米拉波和拉法叶,他们与王室有密切联系,不想彻底消灭封建制,只要求作某些改革。

制宪会议从8月4日到12日,陆续通过了一些决议(“八月法令”):宣布废除农奴制,教会什一税,领主的司法权和特权等级的免税权等。

但农民的土地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一切与土地有关的封建义务,如年贡地租等,都要农民高价赎买。

8月26日,制宪会议通过了《宣言》。

它集中地表达了法国十八世纪启蒙思想家的主张,规定了资本主义社会的一些基本原则:宣布“人类是自由的,他们在权利上是生而平等”。

“公民都有言论,著述和出版的自由”,公民的“自由、财产、安全和反抗压迫”是天赋的和不可剥夺的权利,同时又宣布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宣言》是资产阶级革命的纲领性文件,当时具有巨大的进步意义。

但是宣言承认了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就奠定了资产阶级剥削制度的基础。

制宪会议还下令取消内地关卡和地方苛捐杂税,统一行政区,废除世袭贵族的爵位和封建的行会制度。

同时还颁布了反劳动人民的法令,1791年6月,通过了反工人的《列·霞伯利法》,禁止工人集会结社、,违者处以罚款和徒刑。

1791年9月,制宪会议通过了法国第一部宪法--《1791年宪法》。

规定法国是君主立宪制的国家,国王是行政首脑,军队总;立法权集中于立法议会,但国王有权暂停实施立法议会通过的议案。

宪法取消了封建的等级制度,但却把公民分为积极公民和消极公民。

这一规定,使得当时二千五百万公民中只有四百万人有选举权,绝大多数劳动人民的选举权都被剥夺了。

根据新宪法选出的立法议会中,约三分之二的席位被大资产阶级所占有,他们极力反对革命的深入发展,正象他们的代表巴那夫所说:“革命现在无疑应该结束了”,否则就会“破坏财产”。

路易十六坚决反对革命,他不但对“八月法令”和《宣言》拒不批准,而且还调集军队,准备反扑。

巴黎人民得表后,于10月5日,手持武器向凡尔赛进军并包围了王官。

10月5日到6日巴黎人民的革命行动,粉碎了反革命的复辟活动,推动了革命向前发展。

国王叛逃消息,激怒了巴黎人民,于7月16日到17日,在马尔斯广场举行群众大会,坚决要求废黜国王和审判国王,要求废除君主制,建立共和国。

这一血腥,充分表明了大资产阶级已公开走上了反人民、反革命的道路,成了革命继续发展的绊脚石。

法国革命的继续发展,也引起欧洲其他封建君主的反对。

1792年4月,普奥联军发动了对法国的侵略战争。

战争初期,由于国王暗中通敌,贵族军官纷纷,还由于君主立宪派的反人民活动,法军节节败退,普奥联军迅速进入法国领土并直逼巴黎。

8月8日,在罗伯斯庇尔等的领导下,成立了新的革命市-巴黎公社。

8月9日夜,天空响起警钟,巴黎人民在巴黎公社的领导下,又一次举行了革命起义,两万多武装群众包围了王宫。

在武装群众的压力下,立法议会被迫废黜国王,取消《1791年宪法》,宣布召开由年满二十一岁的公民普选产生的国民公会代替立法议会。

结束了君主立宪派的,使法国革命上升到一个新的阶段,即代表工商业资产阶级的吉伦特派的时期。

革命的发展和吉伦特派的法国革命的第二阶段是吉伦特派时期(1792年8月-1793年5月底)。

英勇的法国人民捍卫了祖国的独立,挽救了革命。

在瓦尔密胜利的第二天,国民公会在巴黎开幕,立即宣布废除君主政体,9月22日又宣布成立共和国。

它是资产阶级革命民主派,代表着中小资产阶级利益,该派经常在圣。

它的代表因坐在会议厅的最高处,又被称为“山岳派”。

罗伯斯庇尔(1758-1794年)当过律师,青年时代深受启蒙思想家卢梭的影响,提出无神论与民主学说。

马拉(1758-1794年)出身于瑞士一个穷苦的教员家庭,后来成为著名的医学家、物理学家和活动家。

丹敦是个律师,革命初期坚决勇敢,后期成为资产阶级新暴发户的代言人。

雅各宾派在人民支持和推动下,主张把革命继续推向前进。

它的主要是布里索、佩迪昂等,由于他们都来自南部吉伦特省,故称吉伦特派。

他们掌权后,害怕革命继续发展会危害他们的利益,因此,千方百计企图中止革命。

第三,多数代表动摇于雅各宾派与吉伦特派之间,因他们坐于会议厅的最低处,所以被称为“平原派”或“沼泽派”。

雅各宾派主张处死国王,并得到了人民支持。

在人民支持下,经过激烈斗争,1793年1月21日,雅各宾派终于迫使国民公会把路易十六送上了断头台。

吉伦特派领导作战不力,前线局势急剧恶化,国内的反革命分子和国外势力起来进行反革命。

同时,一些商人投机倒把,使物价飞涨,吉伦特派不但不制裁投机商人的活动,反而颁布粮食贸易完全自由的法令,引起广大群众的极端不满。

在这种情况下,法国出现了反映贫苦劳动者利益的团体忿激派,其领袖是札克·卢(1752-1794年)。

忿激派要求实行商品最高限价,严厉制裁投机商,用革命的恐怖打击反革命分子,而且要求平分土地。

忿激派的活动,得到了雅各宾派的支持。

然而吉伦特派却拒绝了群众的迫切要求,并对忿激派进行。

5月,吉伦特派成立特务机构“十二月会”,加紧革命群众和雅各宾派。

为了挽救革命,忿激派倡导组织起义会,雅各宾派参加了这个会。

1793年5月31日,在起义会的领导下,巴黎群众又举行了人民起义,武装群众包围了国民公会,要求逮捕吉伦特派领袖。

这项要求被拒绝后,6月2日,近十万武装群众再次包围了国民公会,并将一百多门炮口对准会议厅。

5月30日到6月2日的巴黎人民起义,是法国革命中第三次大规模武装起义,了吉伦特派的,转到了雅各宾派手中,把法国革命推到最高阶段-雅各宾派的革命民主时期。

革命的高峰和雅各宾派的革命民主法国革命第三阶段是雅各宾派的革命民主时期(1793年6月-1794年7月)。

雅各宾派上台的时刻,共和国形势十分危急,外国干涉军从北面、东面、南面几路。

在如此危急的形势下,雅各宾派实行了一系列反映人民要求的革命措施,打击国内外敌人,与人民群众结成了联盟,把法国革命推向高峰。

首先,用民主方式解决了农民的土地问题。

从6月到7月,雅各宾先后通过了三个土地法令:第一个法令规定把逃亡贵族的土地分成小块,用分十年付款的办法卖给农民;第二个法令规定把近二百年来被贵族夺去的农村公有土地(包括牧场和森林)无代价归还农民;第三个法令规定无条件地废除一切封建义务(包括地租和一切封建苛捐杂税),烧毁全部封建地契和文据,对私藏者要施以徒刑。

雅各宾派的土地政策比较彻底地铲除了封建制度的基础,变封建土地所有制为小农土地所有制。

土地法令的实施,鼓舞了农民的革命积极性,因而取得了反击国内外敌人的胜利。

但是,这些土地政策没有满足贫苦农民无偿分配土地的要求。

第二,6月24日,国民公会通过了《一七九三年宪法》。

宪法保障公民的财产所有权,并规定每个公民都享有人身、信仰、出版、、结社等自由,有受教育和受社会救济的权利,有起义权,凡年满二十一岁的男性公民都有选举权等。

1793年10月,国民公会通过决议把权力集中于国民公会下设的会,罗伯斯庇尔、圣·鞠斯特、古东等先后参加领导工作。

它掌管国家的军事、外交、经济的一切大权,成为强有力的机构。

这个机构依靠人民群众,尤其是革命的巴黎公社和革命俱乐部,在维护革命、执行政策、监视可疑分子和联系革命群众方面起了重大作用。

国民公会还建立了一支由步兵和炮兵组成的几千人的革命军,专门反革命,惩办投机奸商和征收粮食。

国民公会改组革命法庭,对反革命、窝藏粮食、抬高物价的人,一律处以。

9月,国民公会又颁布了“惩办嫌疑犯条例”,规定凡属于各类反革命嫌疑犯都予以逮捕。

雅各宾派用革命恐怖手段,有力地打击了国内外敌人的猖狂进攻。

为了打击投机商人的囤积和破坏活动,9月,国民公会颁布了普遍限价的法令。

限价法令大大满足了城乡贫民的要求,扩大了革命民主的社会基础。

革命群众在生产上也创造了奇迹,武器生产量很快地超过了战前的四倍。

雅各宾又改组了军队,这时共和国的军队是由农民、手工业者、工人组成的。

当国内外敌人被粉碎以后,资产阶级革命任务已经完成,资产阶级不再把革命推向前进了。

1794年初,在革命营垒内部成三派:以丹敦为首的“宽容派”,他们已转化为代表革命时期投机致富的暴发户的利益,是大资产阶级的代理人。

他们反对雅各宾派的革命措施(如恐怖政策和限价政策等),主张对反革命势力“宽容”,实行“大赦”。

他们阴谋策划罗伯斯庇尔集团;以阿贝尔和肖美特为首的阿贝尔派,代表劳苦群众的利益,是忿激派的继承者。

他们主张把革命再推进一步,更坚决地反革命和打击投机奸商,无偿地把反革命分子的土地分给贫苦农民,并把逃亡企业主的企业收归国有。

他们准备夺取罗伯斯庇尔集团的领导权;在雅各宾派内部实际掌权的是以罗伯斯庇尔为首的罗伯斯庇尔派,他们只图巩固资产阶级共和制和财产私有制,再不能提出或继续推行足以团结广大劳动群众的政策了,不能把革命再推向前进了。

罗伯斯庇尔把阿贝尔派看作是私有财产和资产阶级秩序的破坏者,1794年3月13、14日,罗伯斯庇尔下令逮捕阿贝尔派所有,交付法庭审判。

肖美特也以“对抗国民公会”的莫须有罪名在3月18日,4月10日处死。

他认为丹敦派严重威胁共和国的生存,是新生的吉伦特派。

对阿贝尔派的,标志着雅各宾派与劳动群众联盟的破裂,,从而严重地削弱了雅各宾民主的群众基础,失去了广大人民的支持。

对丹敦派的,使雅各宾派造成巨大的。

1794年4月底开始,丹敦派的残余分子与国民公会中的反罗伯斯庇尔的势力起来。

1794年7月27日(共和历热月9日),罗伯斯庇尔的反对者在国民公会发动,逮捕了罗伯斯庇尔和圣·鞠斯特等人。

雅各宾革命民主的被和“热月”的得逞,标志着法国革命沿着上升路线发展的结束。

法国资产阶级革命的历史意义1789-1794年的法国大革命是世界历史上最大的,最彻底的一次资产阶级革命。

它摧毁了法国一千多年来的封建制度,建立了资产阶级共和国,为资本主义生产力的发展扫清了道路,因此具有巨大的进步意义。

人民群众是历史的真正创造者,在法国革命中,人民群众的力量充分显示出来,在革命每一个关键时刻,人民群众都挺身而出,力挽狂澜,把革命不断推向高涨,使整个革命运动沿着上升路线发展,一直进行到革命的胜利。

代表资产阶级民主派的雅各宾派在领导革命的过程中,敢于同劳动人民结成联盟,比较彻底地完成了资产阶级革命的任务。

法国大革命不仅摧毁了法国的封建制度,而且有力地推动了整个欧洲反封建的斗争,它“反映了当时整个世界的要求。

”结语法国大革命虽然是历史的进步,但毕竟是一次资产阶级革命,只是以资本主义剥削制度代替了封建的剥削制度,劳动人民刚刚摆脱了封建的奴役,却又被套上了资本主的枷锁。


以上是文章"

5月30日到6月2日的巴黎人民起义,是法国革命中第三次大规模武装起

"的内容,欢迎阅读三笠信息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