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较杨絮涵,孙嬷嬷对我更加满意

简介: 相较杨絮涵,孙嬷嬷对我更加满意,有次她将我叫到一边笑着道:“在这深宫里,最不缺的就是美人,看也看乏了,可像你这样天生媚骨的可不多见,嬷嬷相信你的福气就在不远处!

是以,我们每个人都拼尽全力,只愿成为最独一无二的那个。

但机会最大的,还是属我和杨絮涵。

她只要单单站在那里,便能吸引去所有人的目光。

我容貌虽不及她,却胜在腰肢柔软,舞技更甚。

但最关键的,是我举手投足间骨子里带着的浑然天成的妩媚风流。

但我也不是生来媚骨,我出生在青楼,从小不知道爹是谁,青楼所有女人将我抚养长大,而我耳濡目染看见的就是女子为勾引男人而使出的浑身解数。

为了能摆脱这样的命运,我自小就学习跳舞,学会察言观色,更学会千娇百媚。

所有勾引男人的本事,我几乎领悟通透。

可我不愿在青楼等待自己的归属,更看不上那些来青楼寻欢作乐的登徒浪子,要做我柳依依的男人,必须是人中龙凤。

我偷偷跑出青楼,花重金买通宫中太监入了宫,成了教坊司的一名舞姬。

若此生注定要依附男人过活,那我柳依依也一定要找这世上权力最大地位最高的男人,我要成为人上人,永远摆脱人下人的身份。

所以我一定要当上中秋宴上的领舞,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

相较杨絮涵,孙嬷嬷对我更加满意,有次她将我叫到一边笑着道:“在这深宫里,最不缺的就是美人,看也看乏了,可像你这样天生媚骨的可不多见,嬷嬷相信你的福气就在不远处!

”我高兴极了,将沉甸甸的银两塞入她手中:“依依不忘嬷嬷提携之恩。

”2然而中秋宴前一晚,我的领舞资格却被杨絮涵抢走了。

究其原因,是孙嬷嬷屋中的细软被人洗劫一空,最后彻查舞姬处所时竟是在我的床铺底下发现了失窃的首饰。

孙嬷嬷气得不行,指着我破口大骂:“原以为你是个识趣的,没想到就是个扶不上台面的东西,你真以为你能入得了圣目,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几斤几两,浑身都是风月之地才有的骚臭味!

”她不但撤去我领舞资格,而且不准我上台表演,直接让人取代了我。

一夕之间,我所有的努力都化为泡影,后宫中所有女人都是一样的,要么能成为贵人,要么就一辈子被囚困在这一方狭小天地里,垂老病死。

我不能这样,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属于我的硝烟场上。

杨絮涵,你抢走本该属于我的,就别怪我不念任何共舞的情分。

翌日中午,只听见一声惨叫从隔壁屋中传来,大家全都涌过去,就看到杨絮涵脸上及身上都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红疹,有的已经被她挠破,流出极恶心的黄色脓液。

”孙嬷嬷也赶来,看到她这副面容,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只吩咐她:“今晚你不用上台了,请御医过来瞧瞧,然后好好休息吧。

”她哭着就要捏住孙嬷嬷的衣角:“嬷嬷,我的脸晚上就会好了,您可千万别将我换下啊,我只这一次机会,您就帮帮我吧!

众舞姬也都遗憾地摇摇头,退门出去,只留下我和她。

她死死盯着我,恶狠狠地问:“柳依依,是不是你干的!

”我既未承认也没否认,只笑着说:“姐姐可要加倍小心。

”午后,孙嬷嬷重新指了我为领舞,因领舞的动作只有我和杨絮涵练过,所以她出了事,领舞自然也就再回到我身上。

即便孙嬷嬷再不高兴,也好声叮嘱:“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你可一定要把握住。

”我自然铭记于心,为了这一刻,我花费了太多心血,中秋宴,我一定要一鸣惊人。

我躲在悄悄打量着一切,当目光落到主座上的人身上时,只觉得天地间瞬时都失了颜色,仿佛目之所及只有眼前那一抹明黄。

有关少年天子的传闻我听过无数遍,当亲眼瞧见时还是叹为观止。

我的心几乎漏跳几下,只一刹那,我便认定他就是我这辈子唯一的男人。

舞跳到后半曲时,我注意到台下众男子的眼中都跳跃着欲望的光芒,主座上的帝王也不外如是。

一曲舞毕,我的面纱顺势滑落,不出意外地,他们眼中又是一阵惊艳。

有宫人要上来赶我,但龙椅上那一声“住手”传来,我便知道自己已然成功。

随后,被我收买的小太监手举托盘上来,我轻盈一跃正落盘上,掌中舞考验的不仅是身轻如燕,更需要无比扎实的舞蹈功底,若一不小心脚底打滑,多年付出就毁于一旦。

这支舞我练就十几年,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神情我都倒背如流,当我将手中的丝缎抛到帝王面前时,他一把握住,然后朝我款款走来。

我注定成为中秋宴上的万丈光芒,再去看众人,无一不是嫉恨艳羡之色,就连身份最高贵的德妃和丽妃,她们的脸色都是难看至极。

我知晓今晚过去,未来的路一定会艰险而崎岖,甚至不经意间丢掉性命。

皇上亲自将我抱下去,又对身后的魏公公说了几句,随即魏公公笑着对我恭喜:“依依姑娘,快跟咱家走吧。

”4当晚,我由着十几个宫女为我沐浴穿衣,而后她们将我送入养心殿。

我第一次见到如此奢华高贵的寝宫,入目皆是金碧辉煌,光辉闪耀。

我赤着脚在宫殿内跑来跑去,好奇得像只野猫。

我百无聊赖地闲逛着寝宫,直到一双手搂住我的腰,急促而炽热的呼吸沸沸扬扬地洒在我的耳边,低声问:“是谁给了你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公然勾引朕?

”我转过身,双手勾住他脖颈,笑得花枝乱颤:“陛下若是真的怪罪,早就将奴婢扔到后山了,奴婢又如何站在这里呢?

”我冲他眨眨眼,我晓得我现在的神情一定十分魅惑,果然,他再也忍不住,一把扯去我身上的纱衣。

这一晚,我将我毕生所学的魅术发挥得淋漓尽致,许是后宫中的妃嫔从来没有像我这般大胆而奔放,我的热情如火彻底将他融化为水,他完完全全沉醉在原始而狂野的情爱中,抵死缠绵,不眠不休。

第二日,我成功摆脱舞姬身份,从最下等的奴才一跃成为宫里的主子,尽管皇上只封我为小小的答应,可我相信我绝不会止步于此。

我搬入棠梨宫的玉粹轩,这里主位是恭修仪,听闻她知性温婉,对人十分和气,皇上看重她的很好相与才让我搬进来。

最让我在意的,是她一点都没看轻我。

方才来之前的路上,我碰上好几个妃嫔小主,她们看我的眼光全是轻鄙之色,话里话外无一不是绵里藏针。

也是,昨日我还只是个上不了台面的舞姬,今天我就成了主子,她们嘲讽我贪慕虚荣也属正常。

但只有恭修仪,认真地对我说:“旁人的眼光无需在意,人活在世上,只要做自己便好。

”我内心既感动又庆幸,相较其他宫宇,这里才是最好的归宿。

内务府还送了四个宫人过来服侍,我将眼力尖的琉璃放在身边服侍,她激动地说:“奴婢一定会尽心伺候小主,小主福泽绵长,一定会圣宠无疆。

”圣宠无疆我不清楚,不过皇上连续五日都宿在玉粹轩,而我也变着法地把他服侍得妥妥帖帖。

但我内心明白,丽妃只会有一个,旁人再如何效仿也只会是效仿。

帝王的心也很小,小到明日就可能把你忘记。

那些看不见的、躲在黑暗里的无数双想将你拉下去的手根本不可怕,因为在圣宠面前,根本无所畏惧。

在青楼那些年,我见惯了男子的负心薄幸,更见惯了男子的薄情寡义,他们是这样,集万千权力于一身的帝王更是这样,只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

我不要干等着被帝王抛弃,我一定要成为他这辈子都忘不掉的人。

于是在第六日,我谎称身子不适推脱侍寝,就连皇上都快到玉粹轩门口都被我以“避免风寒传染给陛下”为由给赶了回去,连续七天,日日如此。

”我笑得神秘而狡黠:“等着吧,皇上他只会思之如狂。

”5我所料不差,皇上他压根不会把我忘了,反而每日都会催魏公公来打听我的病情如何。

终于在半个月后,皇上再也按奈不住,不管不顾就冲入我的宫苑。

我看着他的目光由惊讶转至惊艳,其实也难怪他如此,这里原本是个凉亭,我吩咐宫人花了数日才勉强打造出一个红罗帐,虽有些简陋,却念在有心。

对于烦闷枯燥的皇宫来说,我这样的突发奇想可谓吊足了帝王的胃口。

琉璃看准时机将摘采的海棠花随手一扔,漫天的花瓣映衬着我的红衣蹁跹,仿若漫天的繁花绽开。

对面的帝王早已看花了眼,最后我右手一扯,红衣掉落在地,只剩下樱子红的鸳鸯肚兜,柔嫩肩上勒着一根细细鲜红的带子,半遮半掩地挡着一片旖旎风光。

他的目光里只剩下浓浓的欲火,君心荡漾,我一把搂住他,将他压在了身下。

事后,他咬着我的耳垂,轻喘着气说:“小妖精,你可是真把朕给馋死了。

”说罢,又陷入一阵翻云覆雨中,直到我精疲力尽才将我放开。

他突然拿出吊坠在我眼前晃,我定睛细瞧竟然是一块玉雕刻的狐狸,通体碧绿,莹润光泽,一看就是上好的和田玉。

上面还串了一根红线,他将红线绑在我右脚脚踝上,问我:“可还喜欢?

”我当然欢喜,忍不住就翘起脚仔细观摩,随即又想到一个问题,噘着嘴问:“为何偏偏是狐狸?

”他哈哈大笑,刮了我鼻尖:“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不是狐狸精下凡又是什么!

”我佯装生气,轻锤他胸口,“陛下说什么呢…

”他一把握住我手,温柔道:“朕的心全都被你占据了,朕想一辈子都宠着你。

”我娇羞地躲入他怀里,然后唇角溢出的笑容再也止不住。

6我一下从答应连跳四级,还得了封号,成为后宫中名副其实的宠妃,这下让那些妃嫔们再也坐不住,她们个个都死盯着我,恨不能找到我任何纰漏差错,好到皇上那里告我一状。

有次我向魏公公打听,原来皇上根本不理她们,每每还没听完就将她们打发回去,临了还说妃嫔之间要和睦相处,这样六宫才能祥和之类。

她们的怨恨无处发泄,却又忌惮皇上对我的宠爱,便将全部怒气撒泼在琉璃身上。

一次琉璃按我的吩咐去御膳房拿些吃食,偏偏在路途中碰上顺贵姬,不知是她故意等候还是恰巧,她手中的花狸猫突然发狂一下抓伤了她,手臂上顿显一条条血痕。

好在有宫人将此事告知于我,可我位份低,根本动不了顺贵姬,而我又不想因为婢女这等小事去叨扰陛下,思来想去最后只有去找恭修仪。

恭修仪自是答应,火急火燎地就和我一道去了景阳宫。

看见我来,她哭着用全身力气开口:“小主,救救奴婢…

”我心疼地抱住她,小声宽慰:“你放心,我这就带你走。

”然而,顺贵姬不依不饶:“玉才人,本宫还没答应放她走呢,这贱婢弄伤了本宫的手臂,要是这疤一辈子都去不掉,本宫到时找谁哭去?

”我气不过,大声问:“娘娘到底想如何?

”她笑了:“只要这疤一日不消,这贱婢就休想从这里出去。

”“玉才人,其实你要感谢本宫,今日她若是惊着丽妃导致龙裔有损,那可不单单是她的错,就连你也会受牵连。

本宫这是在替你教她,以后千万不能再这样莽撞!

好在恭修仪替我说话,她极温婉地对顺贵姬说:“本宫从前也曾被狸猫抓伤,幸好有兄长带来的祛痕膏,不过三日疤痕就消失不见。

她继续道:“至于这宫女,她伤得这样重,若是再拖下去不治疗,那她这性命可就保不住了。

若是被有心做文章,怕是妹妹就要顶着苛责宫人的罪责,这是本宫最不愿看到的。

最后她只得瞪着我说:“玉才人,这一次就算了,倘若再有此事发生,这贱婢就必须死!

”回去路上,我不断地向恭修仪道谢:“今日要不是娘娘相助,想必琉璃就真的回不来了,以后若有用得着妾身的,娘娘直说就是!

”她仍是柔柔一笑:“你来的时候本宫就说过,在棠梨宫大家就是亲人。

”7经历这事后,我豁然明白,光有圣宠是不够的,只有站得足够高,别人才不会踩到你头上。

尽管我深得圣心,位份晋得也足够快,但才人与贵姬相比,简直是蚍蜉撼树。

而我又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超过她的位份,是以要想继续安稳地待在后宫,就必须找到。

相较于出身名门望族的德妃,我更倾向和我一样是低等出身的丽妃,况且我所怨恨的顺贵姬是德妃一派,这样一来我就能找更多人来对付她。

正疑惑之际,皇上身边的魏公公急召我过去,我这下突然开始心慌。

去的正是未央宫,迎接我的不是皇上往日的笑容,而是从未见过的愤怒和不满。

最让我惊慌的是地上丢掷的,正是我送给丽妃的长命锁。

”我双眼惊得浑圆,誓死都不信这话会从他口中说出,昨晚他还抱着我说不论我犯什么错都会原谅,没想到今日就要对我这样绝情。

我急忙解释:“皇上,妾身实在冤枉,妾身是一番好心才求来金锁送给丽妃娘娘,真的不明白究竟是出了什么问题,但其中一定有误会,皇上要相信妾身啊!

”我震惊不已,长命锁从宫外求来,期间被人动了手脚也不得知,我心知被人陷害,却又拿不出证据,我再三解释却无人相信,只一味念着:“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但此时这几个字个字就是最苍白无力的辩解,皇上再不看我,目光中流露出失望:“将她带去冷宫,朕再也不要看见她!

”我任由太监将我拖下去,所有人都在看我的笑话,在出未央宫门口时我看见了站在门外的顺贵姬,她张扬着最浓烈的嘲讽和最得意的笑,甚至无声地告诉我:“柳依依,你输了!

”8我从没想过我会摔得这样快,才人的位置尚未坐稳,后半生就被葬送在这阴暗潮湿的冷宫里。

这里压根不是人过的地方,我虽生在烟花巷柳,却也是吃穿不愁,贵族有的我都有,从小到大没吃过一分苦,可现在却要忍受着残羹剩饭,还有时不时出现的蛇虫鼠蚁。

这样的日子,我一时一刻都不想待下去,恨不得立马出去,恢复人上人的身份。

我不能,我一定不能这样。

我揪着头发死死咬住唇,任由疼痛刺激着神经,然后死死盯着铜镜中的自己。

柳依依,你还这样年轻,你无论如何都要走出这个死牢,就算是死也一定不能死在这里。

我对着铜镜笑得不能自已,我对天起誓,我要那红鸾帐做我的陵,我要那玉龙榻为我的墓,将我余生彻底埋葬。

是我当初想得太简单了,原以为在后宫要么靠圣宠要么有就能安稳度日,可我错了,无论什么在龙裔面前都不值一提。

我不禁手抚向小腹,尽管皇上夜夜宿在玉粹轩,可我的肚子仍没有动静,若真要走出冷宫,我就必须不择手段。

从前在青楼时,有些姐姐为了让恩客对自己赎身就会假孕,那是欢妈妈从西域高人手中买下的一味药,药效持久半个月,足以让姐姐们嫁入豪门。

离开前我曾带了一瓶,没想到如今真能派上用处,我仰头将药吞尽,目光里燃起熊熊烈火,我柳依依要么不入宫,要么就在深宫里拼死一搏。

没等到御医过来,却是等到了杨絮涵,我怎么也没料到她竟然在这期间也成了小主。

她得意洋洋地炫耀着,还说皇上年盛,早就把我给忘了,否则怎会她一舞成功。

她本就长得绝色,虽舞艺不如我,可生有一副好嗓音,也难怪皇上会封她为美人。

杨絮涵居高临下地望着我,嘲笑道:“当初还是妹妹你告诉我的,这深宫里处处是陷阱,保不齐哪一日你就掉进去。

”我似是明白了什么,急问:“莫非是你和顺贵姬…

”她丝毫不犹豫就承认:“是,是我主动找到顺贵姬,我听闻她早对你不满,便自献计策,是我提议紧盯着你并换了长命锁,我就是要你身败名裂,一辈子老死冷宫!

”我甩手一个巴掌就打在她脸上,死死盯着她:“杨絮涵,等我出去绝不会放过你!

”她捂着泛红的脸不但没生气,反而大声笑:“柳依依,你以为你还出得去吗?

”我嘴角扬起一丝微笑,“是么?

”恰在这时,御医赶到,他在杨絮涵的惊讶中道出一句贺喜,而后携着小太监去禀报皇上。

”我抚着小腹悠悠走到她面前,单手扼住她下巴,一字一句道:“我会叫你付出代价!

”9因着有孕,皇上亲自来接我,虽然我嫌疑尚在,但他看在龙裔的份上到底不忍心见我在冷宫受累,吩咐宫人将我抬回玉粹轩,并叮嘱对我好生照料。

这是我好不容易才争取的机会,我对着他就径自跪下去,声泪俱下地颤抖着将一沓纸呈给他,那上面皆是我用手指蘸着鲜血写下的喊冤书,字字句句饱含着我的悲戚和冤屈。

我赌他是否看重过去的情意,只要有任何一丝,便够了。

果然他面上露出些许心疼,握住我冰凉的双手将我扶起,语气满含愧疚:“依依,是朕糊涂了,你受苦了,朕现在就下旨重新彻查。

”尽管他已对我放下怀疑,但要想回到之前的亲密还要努力更多。

是以傍晚时分,我差琉璃去请皇上过来,我一定要趁今晚重新得到他的心。

欢姨曾说过,要想留住一个男子的心就一定要先留住他的胃。

这也是我留的的第二手,从前欢姨寻来五湖四海的名厨教我们做菜,为的就是让我们在关键时刻挽留男子。

皇上又常年待在京都,我早准备了一桌扬州菜,只等他来品尝。

当看见满满一桌菜时,他高兴地像个孩子,从身后将我拥住,在我耳边轻轻柔柔地厮磨着问:“小妖精!

”我转过身,含情脉脉地望着他,拿过下午欢姨遣人送入宫亲制的春风酿递给他,呵气如兰:“妾意逐君行,缠绵亦如之。

”他握住我的手,将杯中佳酿一饮而尽。

眼看他的唇要覆上我的,我轻巧一闪,拿起筷子夹了一只蟹黄蒸饺送入他口中,他意犹未尽地品尝着美食,满足之色尽显脸上。

他止不住地夸赞:“依依,你这手艺实在是绝,朕以后每日都要来吃上一口!

”我一笑嫣然,而后又斟了一杯酒:“这第二杯,妾身祝愿陛下安康顺遂,国运昌盛,江山永固!

”最后,我斟上第三杯,手抚着小腹对他说:“第三杯酒,妾身只盼我们的孩儿能一生平安喜乐,百岁无忧!

”他目光灼灼如火,含住我的唇,低声道:“一定会的!

”三杯酒敬完,我才开始伺候他用晚膳,这晚他极是高兴,一桌菜吃了不少,春风酿也几乎喝得不剩,到最后他几乎是醉倒在桌上,我和琉璃费了好大的力才将他搀扶到榻上。

夜幕四合,百灯照彻云翳,琉璃适时退出去,而我坐在床沿抚摸着皇上的脸,笑得百转千回:“我说过,你此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她们嫉妒同时又埋怨皇上好不糊涂,我谋害皇嗣的嫌疑尚未洗清,现在竟不贬反升,是以她们虽来恭贺脸上却挂着愤懑。

这些人我并不在意,唯一害怕的却是丽妃。

起初几天我想尽办法不见,然而那一天还是来了,丽妃不顾门口太监阻拦,怒气冲冲地就闯入玉粹轩,不等我说话,两个宫女就将我压制在地,而一个宫女手中不知何时竟多了一把长命锁,像极了我当初送丽妃的那把。

丽妃盯着我的目光只如淬了浓毒的利箭,恨不得将我万箭穿心。

她冷笑着说:“没想到你也有了身孕,之前你如何对付本宫的,本宫今日就一并奉还给你!

”我并不畏惧,倒不是因为假孕,而是量她不敢。

她虽目中无人,可我腹中到底也是龙裔,何况院子里都是皇上派来保护我的人,她若轻举妄动,外面的人一定会冲进来护我。

她见我面色不改,甚至嘴角还带着笑,神色更加不悦,冷声问:“都这时候了,你还笑得出来?

”我反而笑得更为大声夸张,许久才说:“您该不会真以为是妾身要害您腹中的孩子吧?

妾身再是愚蠢,也绝不会将自己求来的金锁涂了毒再献给您!

”她陷入沉默,我继续道:“妾身已经被人陷害,冷宫也进过,苦也吃过,大不了就是一死。

”我放缓语气,平静地说:“妾身可以帮您找出真凶,只要您给妾身这个机会。

”我立刻说:“只要一个月,一个月内妾身定会证明自己清白。

”她似乎陷入考虑中,我继续说:“丽妃娘娘这买卖并不亏,权当是给您腹中的小皇子积福德,让妾身多活几日。

”她沉吟了半晌,最终摆手让宫女放开我。

她走到我身边,紧紧盯着我的眸,“好,本宫就给你一个月!

”11好不容易解决完丽妃的恐吓,我又匆忙陷入如何摆脱假孕和寻找杨絮涵的罪证中,偏偏这两样都让我头疼不已,自从我复出,杨絮涵每一步都小心谨慎,的宫人找不出一丝错。

而就在这时候,我的葵水如约而至。


以上是文章"

相较杨絮涵,孙嬷嬷对我更加满意

"的内容,欢迎阅读三笠信息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