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父闻项王疑之,乃怒:「天下事大定矣

简介: /亚父闻项王疑之,乃怒:「天下事大定矣,君王自为之!

《史记》说范增「素居家、好奇计」,《汉书》说范增「素好奇计」,两部史书都说范增是「好」而非「善」,即范增只是「喜好」奇计,而非「擅长」奇计,一字之差,便可知,范增绝非张良、韩信、陈平那样屡出奇计的奇人异士,而是像郦食其、陈馀、陆贾、刘敬、蒯通一样的饱学之士。

尽管范增只是「喜好」而非「擅长」奇计,在反秦和抗汉这两个问题上,范增还是有一些奇计的。

堪比曹操的「挟天子以令诸侯」,与张耳、陈馀为陈胜谋划的「立六国后,自为树党,为秦益敌」相类。

刘邦的野心和能力,均不在项羽之下,若不趁刘邦尚未做大时除掉刘邦,后面也就没什么机会了。

鸿门宴会上,项羽已同意项伯对刘邦怀柔的计策,不愿对刘邦动手,范增便撺掇项庄借舞剑之机,行刺刘邦。

项羽和范增均知,他们的能力在刘邦之下,不使些手段便无法抗衡刘邦,因此,借口“巴蜀亦关中地也”,把刘邦封王于巴蜀,并将关中一分为三,派三个秦国降将章邯、董翳和司马欣镇守,阻挡刘邦出关。

楚汉相争中,刘邦以身为饵料,在荥阳吊着项羽的军队,而后又分兵韩信和其他将领,一南一北两线作战。

项羽和范增看穿了刘邦的策略,死死咬住刘邦不放,不断地攻打刘邦的甬道,使刘邦在荥阳成内断粮,刘邦无计可施之际,主动求和,项羽本想答应,但被范增给否了,范增认为,击垮刘邦,在此一举。

范增这五大奇计,奇则奇矣,但也都有着不小的隐患。

第一计,为日后如何解决楚怀王熊心的地位问题,埋下了隐患;第二计和第三计,若得手,会使项羽失去信誉,刘邦若死,项羽未必能以“诸侯军”的身份宰割天下;第四计,授人以柄,给刘邦东争天下留了口实,同时又激发了汉军将士打出去的斗志;第五计,使项羽失去被刘邦尊为君王的机会,一旦刘邦金蝉脱壳,就是刘邦卷土重来之时。

历史也证明了,这五计中,项羽没听从没采纳的两计,反倒叫项羽得了与刘邦定「君臣名分」大便宜,有了和刘邦的「君臣名分」,项羽才能名正言顺地以「诸侯军」的身份宰割天下,否则,如果刘邦反对并联合未在关中的齐国田荣、燕王韩广、军阀彭越一起反对项羽的宰割天下,项羽还能顺利地宰割天下吗?

另外,范增在项氏军中的身份和地位,也可能和我们设想的大不同。

范增身上的「亚父」标签,到底是项羽对他的尊称,还是范增的一个绰号?

前边说过了,范增主张拥立楚王室后代熊心为王的奇计,其实是为项氏挖了一个坑。

也就是说,最初起家的时候,项梁是在秦楚之间做了骑墙派,待到楚国给他的更大,他才决定倒向楚国。

待到景驹自立为楚王之后,项梁这个被矫诏拜为楚上柱国的野心家就以「景驹大逆无道」为由,击杀景驹,景驹一死,项梁便召集陈婴、刘邦、吕臣、英布、蒲等「别将」议事,议的什么事,不言自明,当然是他项梁自立为楚王的事了。

就在此时,素来在家待着的范增,主动跑出来游说项梁,提议拥立楚怀王后代熊心为王,避免重蹈陈胜覆辙。

后来的事情就很有意思了,项梁、范增、刘邦等人拥立熊心为王,范增便在历史记载中消失了,指导项梁身死定陶,熊心夺去项羽、吕臣的兵卒,拜宋义为北上救赵的军,范增才在历史记载中再一次出现,以北上救赵的「末将」身份出现,宋义毫无疑问是楚怀王熊心的人,范增会不会也是楚怀王熊心的人呢?

项羽曾想和刘邦一同西进,被楚怀王的诸老臣驳回,范增会不会是楚怀王的诸老臣之一呢?

再后来,陈平使反间计离间钟离昩、范增等「骨鲠之臣」和霸王项羽之间的关系,范增反应巨大,直接祭出告老还乡的套路,项羽也未挽留。

发使者告诸侯曰:「天下共立义帝,北面事之。

」不管是真情还是假意,刘邦确实是唯一一个打出为楚怀王熊心复仇的诸侯,刘邦也是唯一一个有能力击杀项羽为楚怀王复仇的诸侯,如果范增的心始终向着楚王室向着楚怀王熊心,范增和刘邦背地里串通,也就不难解释了。

拥立、辅佐过韩王成的张良,不也借着刘邦的手,在向项羽讨命吗?

我觉得,「亚父」可能是一个绰号,而非项羽对范增的尊称。

项王、项伯东向坐,亚父南向坐。

亚父者,范增也。

这是范增第一次以「亚父」的身份出现,这里并没有说范增是项羽的「亚父」。

同一部《史记》中,范增还曾被作者司马迁、汉王刘邦、陈丞相陈平称呼为「亚父」。

/于是,项羽乃疑亚父。

亚父是时劝项羽遂下荥阳,及其见疑,乃怒,辞老…

/亚父受玉斗,置之地,拔剑撞而破之…

/亚父闻项王疑之,乃怒:「天下事大定矣,君王自为之!

」汉王:见使者,详惊愕曰:「吾以为亚父使者,乃反项王使者。

」/曰:「我持白璧一双,欲献项王,玉斗一双,欲与亚父,会其怒,不敢献。

顾楚有可乱者,彼项王骨鲠之臣亚父、钟离昧、龙且、周殷之属,不过数人耳…

」由此,我怀疑,「亚父」并非项羽对范增的尊称,而是范增的一个标签,类似于英布身上的标签「黥布」,就是个绰号罢了。

如果「亚父」是个绰号,那「亚父」两个字该当何解呢?

我前边提过,范增「素居家」,活了七十多岁的范增,还是挺有才学的,竟然「素居家」,而没有出来做一番事业,岂不怪哉?

刘邦的谋臣郦食其与范增的情况有点像,郦食其是活到六十多岁才出山的,但史书中对于郦食其六十多岁才出山的原因是有解释的,郦食其乃饱学之士,身高八尺,向来看不起别人,被别人称为「狂徒」,即名声不大好,所以很少有出来做一番事业的机会,与郦食其类似,韩信不能被推举为吏的原因是韩信「贫无行」。

「亚」除了「次于」的意思,还有「丑陋」的意思,「父」在《史记》中还有「老汉」的意思,《史记》中朝吕后要水喝的老汉和骗项羽往左走的老农,也都被称做「父」,所以我猜测,「亚父」可能是「丑老头儿」的意思,可能就是因为面貌丑陋,范增才一直都不能出来做一番事业。


以上是文章"

/亚父闻项王疑之,乃怒:「天下事大定矣

"的内容,欢迎阅读三笠信息网的其它文章